項目|Stones

作品说明

2011年4月24日,我被释放离开通州看守所,结束30天的刑事拘留期。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被相关部门劝告离开宋庄工作室。

2011年5月,我离开宋庄,进驻北京上苑 艺术馆,进行半年驻馆创作。

上苑艺术馆的后面有无名山,纬度不详,经度不详,海拔不详,只知属于燕山山脉。

出于修养身心的目的,我开始执行这个爬山计划。

2011/5/20—2011/6/18,一共30天。

每天抱一块石头上山,放在山顶,最后一天在山顶把所有石头丢下山。每块石头上有当天日期和爬行者的签名。

独行5天,有人陪同25天。每天来回大约 需要4-5小时。

随行者在山上自由创作他们各自的作品。

手记

你可以把这当艺术,但这是我的生活。

30天的生活,也许是一生。 我安静的听着。

有人说真牛逼,真伟大。有人说真傻比,真无聊。我宁愿接受后者。

1座山,30天,32块石头,35个人。

这不是一个周密的计划,我从来都没有周密的计划,做这件事情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无聊。

如果你要排解无聊,最好的办法是去做一件比无聊更无聊的事。

他们是(按照爬行日期)

高强,余建荣,巴特(BART VARGAS), 方诚,韩鹏帅,吴允铁,梦亦非,代化,赵庆,罗洋明,陈学刚,程小蓓,黄晓红,黄瑞瑶,严沾林,白雪娟,杨彪成,刘斌,何湘嶷,李响(及女友),王承利,汤宇,徐若涛,林兵,蔡小小,黄文亚,郭盖,灵雨,唐棣,施小娟,清水美惠,肚肚,丑丑,Anne。

35个人,他们每个人都是一座山。

你们都知道,我被刑事拘留了30天,每天重复着同样的过程,无聊,枯燥,窒息。

我唯一的乐趣是跟与我同居一室的人们聊天,或看他们聊天。

看他们笑,看他们哭,看他们愤怒,看他们悲伤,看他们绝望,看他们幻想。

毫无疑义,那是我一生中经历过的最极致的亲密关系。

20多个人24小时相守在一个2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

贴身睡觉、吃饭、洗澡、拉屎,或无缘由的殴打、辱骂。

我曾经有过幻觉,我们每天都在爬山,爬一座根本就不存在的山。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块沉重的石头,我们怀抱石头远望山头,却无路可上。

头顶的天空被钢筋切割成方块,我们仰望高空,满心悲凉。

自由是什么?如果你不曾失去,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区别,我们都活在生死爱欲的囚牢里。

30天里,很多人用尽办法试图把我改造成一个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人,我感到深深惶 恐。

如何才是一个对社会对人民对人类有用的人?我只有一个答案—死去。

这样便可以节省空气,不消耗资源,不制造垃圾,不创造冲突。

可是我还做不到,因为欲望如此强大,大到令我肆无忌惮的贪生怕死,以至面目可憎。

我只做一件事。

每天怀抱一块石头,放到山顶,30天后把所 有石头丢下山。

是和我同行的人令这个过程有趣、有意思。

程小蓓老师每天送我一袋早餐,每天写一首诗。

一个朋友寄来一箱食品。

一个朋友寄来一箱衣物。

两个朋友专程远道来和我爬山。

我希望每个和我一起爬山的人开心,哪怕只是那片刻的开心。

我专注的看着他们或疲惫或亢奋身影,听他们无法伪装的喘息,在大山的荆棘间谱写一段和我有关的故事。

这些故事远比我的故事更精彩,更令我沉迷。

那些记录着你们名字的石头,此刻正躺在大山的怀抱里,已成永恒。

石头说,在最令人绝望的处境里,你们依然能听到动听的歌谣

我暂且把这30天当 成一个作品,献给 我一位“只剩半条 命”的朋友。

别相信医生,相信

爱,即便是错爱。

爱是,抱石头上山,然后把石头丢下山。

2011年6月。

后记:2013年春天,我的工作室发生诡异的失窃事件,主要丢弃物品为数据硬盘,当中和此项目相关的影像资料全部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