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3-14] 魔鬼行程(加德满都-拉萨)

13日早5点多就坐上去往樟木口岸的车子

清晨的加德满都还没什么人,把大包小包弄上车子,再见了,心情有点惆怅

到达口岸在中午12点,正好是海关下班时刻

直接回到来时住的旅馆,终于看到我停在路边的小切,亲切啊

一切无恙,灰尘满身

在小饭馆填饱肚子,海关也上班了,开车返回海关取回护照,直接返程

又是疯狂的旅程,一口气不停开回拉萨,耗时23小时

离开樟木的路超级的变态,20公里左右,开了6个小时左右,全程在修,明年奥运前应该能好,据说和圣火有关

到达聂拉木地带的时候已经夜里,来时没拍上的照片,这时也拍不上了,小小的遗憾了一把

路上疲劳加路况,还是出了状况

先是车速不低的时候冲进一个大坑,水箱直接震开,下车折腾半天,终于绑回了原位

午夜时分,四周雪山惨白,星星满天,寒风凛冽

一个人,一辆车,心情有点特别

很多事情不能假设

车子还是弄好了,继续前行

没走多远,一辆迎面而来的卡车失控,直冲我过来

赶紧贴边,贴到不能在往外开了,卡车一下擦着小切冲了过去,刮到后视镜

左边后视镜被折了起来

把车子停在路边,冷静了好一会,不知道是该祝福过去的卡车司机还是诅咒他

继续继续上路,接下来顺利到达

第二天中午时分,到达拉萨

没再住东措,住进了平措

有精疲力竭的感觉,睡吧那就

清晨在路边烤火取暖的人们

停车吃早餐,拍照拍照拍照

眼神,让我惦记太久的眼神……

门口看着孩子们的大妈

回到西藏境内了……

走出喜马拉雅珠峰保护区……

[2007.12.12] 猴子也疯狂(加德满都)

今天是在加德满都的最后一天,也是在尼泊尔的最后一天

还有很多地方是没有去的,象博达佛塔

但也不想走马观花的去走,这个地方永远是看不完的

一大早起来,走路去猴庙

“斯瓦扬布寺(Swayambu)是加都的标志,坐落于城市西部山坡上的Swayambunath,因为庙里到处是被奉为神灵的猴子,所以又称为猴庙 (Monkey Temple)。最令人难忘的是Stupa上 那双俯看整个加德满都山谷的眼睛。曾经在许多地方看到过它的图片,但真正仰视它的时候, 整个心灵都为之震 撼,那是一双仿佛看到你心里去的眼睛,微笑着,无论在哪个角度都能与你 对话,讲述的是平和与宽容,用一种空灵的梵音。  这里也是俯瞰加德满都全景的最佳地点。 ”

上山的路上

尼泊尔少女

腼腆的小孩

早起的牛羊有饭吃

还没爬到山顶,已是猴子满山。互相给对方抓虱子?

又看到熟悉的喇嘛身影。尼泊尔国教是印度教,喇嘛还是比较少见的。猴庙是一座佛教寺庙,高高的佛塔上有着著名的尼泊尔眼睛,默默看着山脚的芸芸众生。

佛塔顶部

不仅有猴子,鸽子,还有狗,神都没意见

酥油灯

象征尼泊尔的尼泊尔眼睛就在这里

高高的山上俯视加德满都

还真不少,猴庙的名字名副其实

与佛合影的尼泊尔一家,来尼泊尔之前,不曾知道人和偶像可以如此距离的亲近

点香火的人

喇嘛也孤独

偷吃酥油的猴子

工艺品

给猴子鸽子们喂食的女人

应该是来自中国的小喇嘛吧?

贴地飞行,哈哈

不服管理的猴子们,哈哈

佛爷脑袋都敢摸?

和谐

山路上专心的工匠

为游人提供的酥油灯

阳光中的安详

一路溜达,虽然尘土飞扬,心情还是轻松而随意,路上还遇上在尼泊尔认识的广州女孩,名字忘了,被猴子骚扰:)

再次对印度阿三添加厌恶,路上经常有他们突然给你额头上点上一点,然后说好多好话,然后跟着你纠缠要钱,真是“发达的印度人”

[2007.12.11] 闲逛杜巴广场(加德满都)

杜巴广场Durbar Square还是要去的,一是近,二是太多东西可看

杜巴广场,也是尼泊尔皇家广场,位于旧城区,旧皇宫前面。

是加德满都最主要的景点,这里囊括了尼泊尔16世纪至19世纪之间的古典建筑

广场上有50多座寺庙和宫殿,从中 古世纪以来就维持原有的建筑形式与风采

广场及附近的建筑是世界文化遗产

   在加德满都老王宫对面,有一座三层白色小楼,所有窗户都呈褐色,门口两座石狮忠实地守卫着它的主人。虽然由 于年代久远而显得老旧,但源于17世纪马拉王朝鼎盛时期雕栏玉砌的精美工艺还是让人能感到这座楼的主人不同寻常。这就是在尼泊尔人心目中拥有极高地位的库 玛里庙。尼泊尔人敬奉的活女神就住在这里。

    每天12时和下午4时,库玛里女神会身着特有的红色服装,头戴银饰,出现在窗 口,供游客们瞻仰。在历史和文化传统悠久的尼泊尔,到处可见各种神庙,敬奉着数不清的神仙。但库玛里是尼泊尔唯一的活女神。从17世纪开始,挑选、敬奉以 及更换活女神正式成为一种制度出现在加德满都。敬奉库玛里女神成为包括国王在内的所有尼泊尔人的一种风俗和习惯。加德满都老王宫的活女神被称为“皇家库玛 里”,最为有名。

    几百年来,库玛里女神都来自平民家庭,退休之后又回归民间。上个世纪八十年 代,每到挑选库玛里女神的时候,数百户人家将自己的女儿送到神职人员那里,争相角逐这象征着荣耀和富足的职位。但到2001年,当皇家神职人员又开始寻找 候选人时,只有5户人家愿意将自己的女儿送出来参加挑选。当现任库玛里普瑞迪·释迦家的门被敲响时,她母亲里纳非常担心自己3岁的女儿会被挑走,“我不想 女儿离开我,但我又怎么能说不?”

    按规定,候选女童必须极为健康,从未生病、流血,身上没有任何斑点,也不缺任 何牙齿。此外,只有同时具备32种特征的女童才能进入最后的角逐。比如脖子像贝壳般发亮,身体像菩提树一样挺拔,睫毛像母牛的睫毛般锐利,腿像鹿儿般笔 直,眼睛和头发必须黑得发亮,手和脚必须修长漂亮。当然,要担任全体尼泊尔人共同的活女神,还必须拥有超出常人的冷静和无畏。作为尼泊尔王国的保护神,她 的星座必须与国王相吻合。最后几名候选女童找到之后,斟选委员会还要通过一系列严格的考验,以选拔出拥有超人能力和智慧的一位。

没有看到女神,到达的时候时间不对

买票的时候,热情的售票姑娘跟我解释了半天,告诉我如何去盖章让这张票可以多次使用,而不用每次来都要买票

虽然不会去很多次,但感觉还是很好

很多人有逃票的攻略,但觉得买票还是应该的

神庙前

处处是闲坐的人们

女神就住在窗口内。。。

中国游客

从高高的台阶上看下去

泰米尔区和杜巴广场之间的街道

[2007.12.10] 丛林中的大象喂养基地(奇旺-加德满都)

奇旺的每一天都被安排的有条不紊

这地方其实完全可以什么都不安排,只呆着也很舒服,和博卡拉的感觉不一样

今天是逗留的最后一天,大象基地参观之后,就坐上返回加德满都的汽车

泰米尔人气鼎沸依然,还是住进纳木错旅馆

三只眼烤鸡,味道还是那么的好

要说加都比其他地方要好的的地方,就在吃上面了

去往大象养育基地,也要渡过河流,清晨渡河的牛群

这里也是雨林的边缘

大小的区别:)

大象博物馆里陈列的大象头骨,大大大。。。

还在孵乳的小象,据说孵乳期的大象脾气不好,脚上还有系着安全链条

大象伺养员,就这样的“面包”,一个大象一天能干掉几百个

基地内

晨雾中的河流

日出时分

湖面上总有自由的飞鸟

去往长途车站的路上,所谓车站,其实就是在田野上的一个汽车上落点

车窗看出去,快门禁不住的一捏再捏

最后一张奇旺的阿婆

上学路上的学童,好漂亮的校服

开往加德满都的汽车上,坐在我身边的老人

再见奇旺Citwan

[2007.12.9] 从安静的Rapti River到热带丛林(奇旺)

关于奇旺的一些

1、拉普蒂河Rapti River

拉普蒂河是奇旺丛林的母亲河。她静静地从奇旺国家公园内流过,滋养着奇旺国家公园内的奇珍异兽和世世代代生长在河流两岸的尼泊尔人。此外,这条河还为大象们提供了洗浴降温的场所,也为游客开辟了泛舟河上和丛林漂流的游览项目。当一天的行程即将结束的时刻,河畔的日落竟如此令人留恋:金灿灿的波光一直铺上天际,水面映射着变化万千的云彩,而此时最好的选择,无疑是坐在河对岸的茅草搭建的小店旁,喝着绿茶、冰饮或啤酒,观赏拉普蒂河对岸正徐徐回家的亚洲象群……

2、塔鲁族古村落

纵深游览时,你可以到达其他一些与奇旺临近的塔鲁族古村落。塔鲁族人深深依赖森林和河流,所以主要从事农业耕作,还喜爱打鱼。Holi和Maghi是塔鲁 族人的主要节日。如果你是一位想拍摄尼泊尔风土人情的摄影师,那么请一定要将奇旺列入你的行程,因为你的镜头里如果缺少塔鲁族,那么你拍摄的尼泊尔风情将 是不整的。

这一民族还保留着一些母系社会的传统习俗,塔鲁女人有着天生的自然美,她们皮肤一般呈棕色,长着杏眼,颧骨略高,个个腰板挺直,身段优美。上身爱穿短衫, 露着肩膀和肚脐,下身裹一件花裙,无论是到稻田地里劳作,还是到河边捕鱼,都穿着自行裁剪的衣裙并佩戴着各种质地的手镯、鼻环和脚链。

在塔鲁村里,遇到节庆或者演出,你将有机会欣赏当地著名的民间舞蹈——棍舞(Stick Dance),一群塔鲁族青年男女穿着花花绿绿的衣裙,将手中的棍子玩出各种花样,并很有默契地应着音乐的节奏互相敲打。

3、独角犀牛

因鼻端生有一只硬角而得名。它世代生息于尼泊尔、印度等地,目前全球总数量约2100头左右,属世界濒危物种,独角犀身上的硬皮仿佛是一块块拼成的,很像 古人武士身上的盔甲。它体大力强,主要以嫩树叶为生,大多数情况下,性情温和,憨态可掬(提醒:切勿靠得太近,以免发生危险!)

据2005年4月的普查,在奇旺发现的独角犀牛的数量为372只。相对2000年普查人员记录了612只独角犀的踪迹,已出现大规模减少。野生 动物保护专家分析说,独角犀牛种群数量急剧下降,最根本原因在于尼泊尔国内政局不稳,奇旺一带反政府武装的频繁活动,导致园内的武装哨位减少,无法对非法 偷猎者形成系统的监视网,这实属“人祸”。

4、孟加拉虎

生息于印度、孟加拉、尼泊尔、缅甸、巴基斯坦、中国西藏和云南等地。它身上有黄黑相间的条纹,耳朵很大,它是世界上数量最多的一种虎,野生的约有3200 ——4600只左右,孟加拉虎有高度的社群耐受力,最基本的社会单位是母亲和子女,其它都是独栖,相互之间比较友好,如果两只虎在夜晚巡游时相遇,会相互 摩擦头部以致意,然后各自前进。

孟加拉虎平均每8天必须进行一次捕杀活动,一般它会在黄昏或夜晚狩猎。它有“吃人”的名声,但事实上它们是尽力避免与人相遇的。“吃人虎”常常是一些老弱病残的老虎,因为不能捕食大型野生动物,为了活命,即转向捕食家畜和人。

5、大象饲养中心Elephant Breeding Center

尼泊尔是一个热爱动物的国家,这里的饲养员对大象学员们都很友好,中心的条件也不错,有人也将这里称为“大象学校””。是的,人们不仅在这里养育大象,还教会小象们各种将来需要掌握的工作技能,例如供人乘坐、传递物品等。

每天下午,拉普蒂河(Rapti River)边都会有大象学校的学生们来泡澡,你将有机会拍摄到很多惊异场面,说起来也许你不大相信,有些大象甚至会潜水。如果你有足够胆量的话,你还可 以与这些大象一起洗澡、游泳和玩耍。有时候,大象会用长长的鼻子把你轻轻卷起,然后甩进河里,再用鼻子吸满水,铺头盖脸地朝你喷来,非常过瘾。有必要在此 声明的是:这些大象还没完成训练课程,存在一定危险性,请自己小心。

一、骑象

游客必须通过公园内的台阶上下大象。骑在行走中的大象背上,感觉就像是坐在一条随着波浪轻轻起伏的船上,巨大温顺的大象带您穿越古木参天的原始森林、宽广的草地,去观看独角犀牛等多种野生哺乳动物,以及珍奇鸟类、珍奇植物花卉等。这将是一段十分奇妙的旅程。

二、丛林徒步

奇旺的徒步路线有多条,并不断有新的徒步路线出现。Holyday way是其中开发比较成熟的。所谓成熟指的是有很多人走过。不要指望进入公园后有任何设施可以帮你,这条线上的小路都是当地人和游客走出来的,四周都是茂 盛的草丛和灌木,园内的犀牛也习惯走这条路线,所以在路线上,时常可以看见着一坨一坨巨大的粪便以及犀牛留下的深深的脚印。

你不要担心遇上野生动物,导游会保护你的安全,如果你幸运地和一只巨大的独角犀正面相遇。导游给你的意见将是两个字:“上树”。

如果你喜欢猎奇,希望收获更多惊险和刺激,可以自己同导游商量走小路。根据规定,游客除了入住奇旺公园内的豪华宾馆外,是不允许在原始森林内留宿的,边检 处登记了凭门票合法进入奇旺森林公园的游客信息,如果你没有预定入住园内的豪华宾馆,就必须在天黑前返回。根据路况,一个正常男子一天可以徒步10—— 20公里,很难深入核心地带,一般来说,都可以看到独角犀牛,至于能不能看到孟加拉虎,就需要碰运气了,当然,不是人人都愿意碰上这种兽中之王的。

三、独木舟漂流

奇旺森林公园的第三个传统游览项目是乘坐独木舟顺流而下,两边是奇旺奇妙的热带丛林景色,沿途还可以观赏到各种各样的鸟类在河边、林中飞翔和啼鸣,更刺激 的是不同种类的鳄鱼就在不远处游弋或安静地伏在河滩上。

今天是在奇旺的第二天

昨天刚到达时的塔鲁村庄漫游和拉普蒂河的血色夕阳,已经彻底改变“不就是一个森林公园嘛”的先入为主

准时的向导比腕表还准时,用过早晨,我们开始向河边出发

今天的安排是晨曦中的拉普蒂河漂流,然后是丛林徒步,然后返回河边看香艳的大象洗澡,然后下午骑大象探索雨林,然后,晚上还有塔鲁人晚会……

除了差一点点看见孟加拉虎,其他不该错过的都没有错过,美妙的一天

照片能记录某些,却无法记录全部,尤其某些

晨曦雾霭中的村庄

早起的塔鲁族女孩

早起的店家

还是早起的店家……

晨曦中的小店和游人

通向河边的小路

早起的狗

到达河边,独木舟已经整装待发

他们比我们先走一步

船夫[点鸡放大]

雾气缭绕的河面,四周只有晨起的鸟鸣和船夫的拨水声

不小心,惊醒了河岸上睡觉的鳄鱼

倒在河面的古树,没人知道它的年龄

把人们送上丛林徒步的岸边后,独自返程的独木舟

再放一张平静的湖面

上岸了,两位向导将带着我们徒步原始雨林,手里的木棍就是我们的防身武器

用向导的话是,我们其实还是走在雨林的边缘

参天巨木

铺满苔藓的石头

与我们同行的西班牙美女,及男友

结束丛林穿行,船夫再次把我们接过河,回到对岸的村庄

岸边一辆废弃的汽车,搞不好是某著名探险队丢下的

独木舟不短,控制起来还不太容易

回到村庄大象洗澡的岸边,场面是相当的香艳。

性感的训象师

下午,开始高高在上的骑大象走丛林,相机不怎么听使唤了,进森林之前赶紧多捏几张

塔鲁人民的运输方式,除了大象,这也是很常见的

换换人物,这就是我们在大象上的模样,一个大象除骑师之外可以带4个人

象背上的视线。

进入森林开始刺激的追踪犀牛和孟加拉虎之旅,有点遗憾,差一点就看见虎中之王,但还是没看见

在朴实动人的塔鲁歌舞演出后,结束一天奇妙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