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浴中心

这一年要过完了,无法整理出一个清晰的头绪来,这一年。
去年年初在胸口刻出的“拆”字,刀痕逐渐消逝,只剩下深刻的第一刀。
记得那时有朋友说在伤口上涂点颜色,这样会永久留下疤痕。我拒绝了,世上没有什么痕迹是可以永存的。
该消逝的就让它消逝。
让这个作品提醒一下,曾经存在过的,和一直在发生的。
《洗浴》
30分钟。
在某洗浴中心内,由浴室众人在身体上写满红色“拆”字,然后洗掉。
2012年1月10日,下午5点。
附去年的作品图:《拆》
裸体站立,由助手用手术刀在胸口写下“拆”字,一共9刀,无麻醉。
2011年2月,广州。

都他妈的有病

不只一次的收到类似的短信,内容大致是“某某某真有病”之类的话。我不太清楚你发这样的短信的潜台词是什么,是觉得我是一个裁判?我可以帮你鉴定一下某某某确实有病?又或者你觉得你的这个洞察很与众不同,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说这是一块黄金而只有你发现其实丫是一陀大便,你希望和我分享一下这个洞察,已拯救一下我低俗的灵魂。还有一种可能,或者是因为你感觉被冒犯而寻求的某种平衡?我都不确定,不管是哪种可能,我都很感谢你,可以和我分享如此私人的话题。尤其要感谢你提醒我这个题目,我可以借机发飙一下。

首先应该告诉你我准确的态度,那就是“某某某真有病”这样的观点,今天已经不应该成为一个新闻,或者 说“某某某没有病”这样的观点才应该成为难得的新闻。我没病么?你没病么?人人都有病,这个病不是你我他说了算,这就是一个草泥马的有病的社会,你为什么就能比别人幸运而可以幸免?菜坛子都长霉菌了,你还指望泡在里面的酸菜有哪颗能洁身自好?开出一朵莲花? Continue reading

误会

误会,就是那种永远不会消解的的东西,一个误会必然会带出另一个更大的误会,更大的误会随后会生出一个更更大的误会,照此类推。你越早明白这点,就会越早升天成仙。

误会,就是你总以为你是那个你想象出来的人,而事实上你不是。明知道这点,还到处强调你就是那样的人,这就是虚伪,虚伪和误会有点关系。

误会,就是你以为你骂了“当代艺术学院”,你就成了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睿智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就像四川地震那年头,人们痛骂某跑跑,宣称倘若换成自己身处当时情景,一定不会先跑,一定会先如何如何。这是一种低级的误会,没有经过考验,你说的话跟我放的某个屁性质差不多。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