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

有些人有些物,你一生也许只能看见一次

而有些人,也许你一生都不曾看见过,譬如你自己

他们(它们)终将会消亡,没有例外

假如家园不过是无限空间里的一粒尘埃,生命旅程也不过是无限时间里的一瞬间而已

然后是什么?上帝知道

所有的记录都是徒劳的

又看见了自己—–这个不论如何辨析始终面目模糊的陌生人

1.2副本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