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召回

按农历算,新年总算过完了。用了“总算”这个词,听起来好像这个年过得很艰辛,其实不是,这个年过得是相当的糜烂。2010年以来今天是我起得最早的一天,早上9点便醒来,而且非遭受不可抗因素,是自然醒。醒来天色大白,门外白雪恺恺,树木静止,昨夜一场元宵大雪,给这个年盖上一个句号。我拉开门帘,打开电脑,面对屏幕的视线正好面对着透进强光的门口,有点刺眼,看不情屏幕,只好暂时戴上墨镜。我想象了一下这个画面,肯定是酷毙了。习惯了黄昏时刻睁开的眼睛,要适应早晨的光线,要花点时间。依赖性的冲杯咖啡,准备唠叨。

Twitter上看到一条消息:“512(汶川), 112(海地), 227(智利), 把以上三组数字排成三行,再竖着看一遍。”你也试试看,看出啥来了?想起前阵子看过凯奇演的那部片–《先知》,数字的确是很神奇的东西,看来看去,横竖都是死。最近在各个地方唠叨Twitter唠叨得很频繁,量很大,近乎成为一个twitter使者了。还是有不少人问,twitter有什么好处,事实是我也说不出来。一个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处,我能说出来的好处都是对我而言,对你,你如果没上过,我怎么说你也不知道深浅和松紧,爽否你更不知道。对我,从最早2007年到现在,我上twitter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两点—无聊和看热闹。无聊是肯定的,跟我接触比较多的人都知道我是个极无聊的人,而看热闹,twitter上很多热闹可看,而且越来越多,这足以让我间歇性的忘却无聊感,这就够了。 Continue reading

元旦后

大雪导致交通瘫痪,领导通知今天不用上班,又睡了一个懒觉,起来天地一片大白,空气清洌。

电脑通知修好了,去国贸的路冰雪覆盖。取回机器该干活了,耽误了那么多的事,今天电脑没修好的话差点去买台式机了。人类没有电脑前是怎么生存的?

最近在写公司企业宣传片的脚本,大概就是关于一个企业如何在正确的时间,用正确的人,做了正确的事,话可以这样说,但看的人会如何想就不好说。

这是一个抓瞎的年代,关于正确,何为正确的时间正确的人正确的事,很多时候都经不起推敲。仅凭常识就知道有问题的事件,被定位成"伟光正",同样凭常理就能判断的事,往往被冠上"不明真象"。"正确",在这个国度是政治的,而这个国度的政治,显然是抓瞎的。

这是一个抓瞎的年代,你要么是"被正确",要么就"被一小撮"。就象我所从事的品牌工作,消费者,就是那群被消费了还美滋滋的人。所有都在控制的机制内运作着,幸好,因为这个年代人人都在抓瞎,包括消费心理在内的所有心理都是畸形的,所以很多潜流都处于不可控的状态,不可控,可能带你上天,也可能逼你遁地,但都比平原赶尸强。

瞎子,憋息前行。


— Publish by my Mobile

元旦 2

大雪纷飞!
电脑问题,有些可以通过打补丁或升级的办法解决,而有些,除了选择崩溃和重建系统,没有别的可能,不管你内心的侥幸想法有多美好。
电脑如此,一个社会也同样。

雪地行车,恍惚那年的进藏路,只是多了城市的灯,诡异而魔幻。

— Publish by my Mobile

元旦

一直在睡觉,睡起来吃,吃完接着睡。
没电脑用有些日子了,脑袋空空,没有想法,也没有想说的话。
2010,农历说的本命年,我没打算要穿红裤头。
对生活的态度越来越消极,好像什么都不想要,但很多事情却无法停下来,生命就是一场闹剧。
还是没有给家里人打电话,他们也没有电话打来,人情已冷漠到凝固。
依然是茫然,依然是不知所措,这个新的一年,就这么着开始了。

2009,每个人都在总结和盘点,我只想忘记,就象每个新年来临之际,没有什么值得怀念,也没什么幻想给未来,这个世界不会有什么变化,起码不会因为人类而变化。
怀旧,是被重新消费的历史。
憧憬,是被预先透支的未来。
我们象个瞎子,哪边都是密不透风的墙。

其实不用勉励自己,也不用鞭策别人,时间总是往一个方向运动,席卷一切,没心也不会有肺。


— Publish by my Mob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