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是逼出来的

幽默不断。

说昨天深圳街头有个和尚卖艺,来了几个城管,严辞让他离开,和尚不理睬。城管于是招呼来一帮人,准备武力驱赶。这时和尚大声说我是中国人,深圳也是中国的地方,我有权利呆着这里,你们要动武我不怕你们。随着话音未落,和尚空手把一块砖头劈断。城管头一看,当时说,有话好好说嘛,要讲道理嘛,出家人不要随便喊打喊杀的

内蒙古那位女检查长的事进展如何了?豪车是朋友的,牌照是临时的,挂O牌是为了招待朋友的,老公是开Q7的,网民是诽谤的。总是这样,连说辞都几百年一成不变,可见结果也不可能有什么变化,该落马自然是要落马的。想起久远的一句话—–权力容易滋生腐败,绝对权力绝对滋生腐败。但凡这样的事,选择相信不明真相的网友是正确的。但也有例外,例如赵老师就依然挺清白挺紧的得瑟着。

阜新之前有个大官员受贿被搞掉,被问都谁送你钱了。答,都谁送过钱我都不记得了,但谁没送我都记得。任志强说年轻人30岁前不该买房,这么多年轻人买房就是因为房价太低了。吉林一老太太拿跟木棍准备和保利集团叫板,让人悲伤。那位被放逐在日本机场的中国人如何了?中石化关于成品油出口和内销价格差异化的解释,兄弟,我们就是不想减价,这是国家规定的,你质疑个鸡巴,你要颠覆政权吗?

有个女网友说了句名言—-人,都是逼出来的。

时尚

现在“知识圈”里的时尚是啥?

是政/治话题,是人/权,是民/主,是勃起和反抗,在微博上你每天不咬牙切齿的搞上几条政治推,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当日过得有意义,搞不好觉得自己三日都面目可增。

博客上的话题,人人都在谈民/主,谈人/权,谈自己的痛不欲生,要么就谈美国的民/主也不咋地,俺们泱泱大国是如何如何的不容易,要么就是看见大江大河一下就把自己泛滥成一片大水。

总之,你要一脑袋扎进去,看看这些精英们的论调,体力不济的人出来估计得喝一个冬天的中药进补。

有一本书,对喜欢得瑟的人来说,应该有点进补营养的—–《民/主的细节》,一个中国女人写的,作为一本扫盲级的书,我觉得是足够了。

作为一个坐井观天的人,我,不曾有过机会去亲身体验过民主典范国家人民的幸福或者 不幸,我相信与我一样的人为数应该也不少,作为天生不足的我,一般不敢听别人扯了个蛋就紧跟着瞎鸡巴得瑟,有空赶紧多看点书,言之有物的书还是有的,等到 有机会去亲身体验一把,那就更理直气壮了。不然,这井底算是白坐了。

混知识圈啊,观点和倾向其实都不重要,公理和婆理的差别而已,但要挂着愚昧和无知四处溜达,其实是挺丢脸的,这倒也是时尚的内涵所在。

中关村抱小孩的女人

是的,我卖了这么多年的毛片

中关村的人们,来了一拨,又走了一拨

我怀里的孩子依然没有长大

我男人在广场上强奸了一头猪

他被送去优化教养,我开始望穿秋水

秋水都被我望穿,毛片真的长毛了

我叫林翠花,除了卖毛片,我也会腌小咸鱼

我的孩子,叫无毛

历史

地球有45亿年的历史,呵呵,45亿年,我操。
不太好想象,浓缩一下吧,把45亿年浓缩成普通的一天。
那么,生命起始很早,第一批最简单的单细胞生物大约出现在上午4点钟,然后在此之后的16个小时里基本没什么进展。

知道晚上差不多8点半的时候,这天已经过去六分之五的时候,地球才向宇宙拿出了点成绩,但也不过是一层静不下来的微生物。
Continue reading

地衣

你会知道你远不是最坚强的那一个,如果你见过地衣。
恩,它们的名字叫地衣。它们会很乐意生长在阳光明媚的地方,但它们尤其乐意在别的生物都不愿意去的环境里茂盛生长。
在风吹雨打的山顶,在藏北无人区,那里除了岩石、风雨和寒冷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也几乎没有竞争。
听说在南极洲的很多地区,那里实际上别的什么东西也不长,你却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地衣--有400多种--忠诚的依附在每一块风吹雨打的岩石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