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五国简结

【最终的路线走向图】
最喜欢的城市:曼谷

最喜欢的旅伴:吴哥三人组

最舒服的国家:泰国

最欣赏哪个国家的女人:越南

最难忘的风光:吴哥

最流连的人文:越南湄公河三角洲

最喜欢的导游:越南

最喜欢的外国人:法国人

最满足的旅途:清迈徒步

最过瘾的夜生活:曼谷

最特别的地方:缅甸

最想再去的地方:西贡

最不想再去的地方:河内

最喜欢的当地人:河内

最喜欢的笑脸:清迈

最舒服的旅馆:普吉

最喜欢的音乐:泰国(资源列表内有下载)
最舒服的长途巴士:越南
最不喜欢的当地人: 也是河内
最好用的网络:泰国
花钱最过瘾的地方:曼谷
最喜欢的食物:冬阴汤(普吉),水果SHAKE(吴哥),海鲜(西贡)
最喜欢的水果:山竹、火龙果、毛蛋
最不好的消息:缅甸风灾,四川地震,AMY泰国被偷、大马再被偷,回国后竟然……:(

2008.05.27-29 最后的流水。有结束,就有新的开始(朗勃拉邦-昆明-北京)

(流水)2008.05.27-29 朗勃拉邦-昆明-北京

(080527)退房,打包,上TUTU,到达朗勃拉邦汽车南站的时候时间差不多是下午5点。很不幸,当晚开往万象的汽车已经满员,我发了一会呆,琢磨着 能去哪里,或者是琅南塔?这时有个小伙跟我提示,可以去中国车站等车,他们有晚上去万象的车。中国车站?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朗勃拉邦还有中国车站!仔细打听 之后,原来是从昆明开往万象的国际长途大巴,会在夜里大约9点的时候停靠朗勃拉邦,停靠的地方是个中国旅馆(餐馆),于是那个地方就成了“中国车站”。我 想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他们说中国车比当地车舒服,是卧铺。自从越南之后就再没做过卧铺大巴了,于是再花10000老币打上TUTU奔传说中的中国车 站。

到达离南站不远的“中国车站”,一个很大的停车场,里面有一家中国HOTEL和中国餐厅,人烟稀少。餐馆一个人都没有,远远看去有几个中年中国男子在打麻 将,这里就是车站?我有点怀疑,在给钱给TUTU前先去打听了一下,答案是肯定的,只是现在中国大巴也不在这里停靠了,改到了一个叫韩国学校的地方。问 TUTU司机知不知道韩国学校在哪里,告诉他车站已经搬了不在这里,TUTU哥们一脸茫然……算了,付钱让他走吧。再走回餐馆准备和几个中国赌王 打听,结果其中一位跟我说,等会跟他一块去就是了,他就是卖车票的人。我晕!百无聊赖的看着他们砌好长城又推到,又砌再推,一圈一圈的,肚子都渐渐发出意 见了…好在7点多的时候,哥几个终于收手。号称卖车票的哥们把我的行李和我和他的老婆还有另一个老挝云南女人装进他的雪佛兰SMART(和QQ差不多 大),前往真正的中国车站。还真是歪打正着,韩国学校里朗勃拉邦城内还相当的远,难怪TUTU哥们不知道。

到达地方,人声鼎沸,夜幕下一所(韩国)学校的对面,一家灯火通明的小餐馆--中国朋友饭店,门口摆了几张台球桌,传入耳朵的都是国语。拉我过来的哥们是 这家饭店的老板,还兼卖万象昆明国际大巴车票。庆幸自己终于找对了组织,这时大约夜里8点,已经饿得不行,就地点了菜饱餐一顿。但这哥们不经意跟我说了一 句,说今晚去万象的车未必有位子,从昆明过来的已经40多个人,地上都躺满了…抱着若干侥幸心理,或许有人在朗勃拉邦就下了吧,吃饱肚子。居然还有个 英国小朋友(18岁)也在这里候车,聊天之后知道他去的昆明,原来晚上差不多时间,从万象过来去昆明和从昆明过来去万象的车都在这里停车,从车子到人员, 基本都是MADE IN CHINA,怪不得叫“中国车站”。

两车差不多前后到达,不幸被言中,去万象的车人恨不得要坐到车顶了!怎么办?问过老板这里只有去万象和昆明两个方向的班车,没有别的选择。抽烟,原地转 圈,去哪里?回旅馆?几分钟之后,一咬牙不琢磨了,回昆明。跟饭店老板买了去昆明的车票,哥们确定去昆明的车是有床位的。那就昆明吧,又是人算不如天算, 万象本来就不打算去,还真就去不成了。英国那哥们一听我要和他一起去昆明,兴奋的猛击胸脯,一堆中国人里,没人能说完整一句英文,这哥们估计崩溃半天了。 之后等待车上的人在饭店吃饭,英国小朋友跟我兴奋的聊了一会他的中国计划:昆明1天(含石林),西安2日,北京7日,问我在中国旅行有什么问题么,我说什 么问题都没有,唯一的问题是你的时间太少了。朗勃拉邦到昆明车票人民币290,花老币的话38万!我身上只有老币,在饭店老板眼力,老币都不算币,所以多 收这么多…

终于等到上车时刻,黑乎乎的人群啊,我看着心里暗想这也不象是有空位的架势啊。果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英国朋友和我的行李弄上车之后(车下行李箱 就别指望了,一个屁也放不进去),两人挣扎着往车厢后挪去,司机大人自信的跟我们说后面有两个床位。我们走到跟前的时候,傻眼了,上下的铺位哪里还挤得下 一个人啊,全部都已经亲密接触了。上面还有个哥们挺有意思,居然装睡着了,蜷着个腿,把可能还有的一点空间都塞满了,好像在暗示着“这里已经挤不下人了啊 ”,我心想,哥们你刚上车1秒就能沉睡啊,装都装得这么缺乏智商。

肯定是要和司机交涉一下的,票已经买了,没理由让我们站或坐到昆明吧?地上确实有打地铺的人,还是两个大姐。其中一个超胖的司机挤到后面,左看右看,貌似 他不太清楚后面住了多少人似的,一边说“挤挤嘛,看哪里有地方挤挤不就行了”…我靠,你倒是挤挤给我看看啊,你以为着上面一个个横着的都是MM的香嫩 酥体呢?清一色的大老爷们,味道诡异,在两性问题上偶还是相对矜持的。车子已经开动,人挤在车厢里,司机说挤不下也没办法了,等前面下人的时候就有床位 了。 我估计这些话这哥们都已经是倒背如流了,看看前后左右,突然一下没了继续交流和沟通的欲望,因为无论你如何交流,在这样的状况下,要想交流出一个床位来, 除非是你自己焊一个…在费了多番周折,在无论如何也要至少挤出一个床位来的信念支持下,终于在后面下铺挤出一条缝, 等英国哥们近2米的身躯总算塞入时,我看都不想再看了。无言的走到车子最前面,在正在开车的司机旁边,安静的坐下,安静的看着夜晚的老挝山路盘旋,还好, 可以安静的抽烟…即便是就这么坐回昆明(33小时),也不是不可以。从北京到成都,从北京到广州,我一个人驾车除了尿尿加油也就这么坐着,没合过眼, 也是30多个小时,也顺利的到达目的地。可为什么我还是有点隐约的觉得悲伤呢,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无奈加一点悲伤,我很想跟那个英国哥们JOHN说,不 是所有的中国大巴都是这样的,多数的中国大巴,你买了票其实你并不需要这么努力和这么辛苦才能找到位子的。到昆明下车的时候,我是这么跟他说的--现在你 知道中国人口有多少了吧?

在车子前面坐到天亮,确实如司机所言,有人下车就有床位了,偶可怜的小肉体啊,总算舒展成一滩烂泥。半夜有人冲到车头狂吐,晕车真是非一般的辛苦,尤其是长途车,要我是肯定不会选择坐车的。

车子在老挝境内,路况不好,车道窄,山区弯道多,车速慢。过境,出境收10000老币,入境免费,行李检查很宽容。同车的JOHN和一个从万象坐到昆明的 意大利哥们就没那么宽容了,行李检查得很仔细,还差点没收了意大利哥们的LP,因为上面中国地图居然不包括台湾(不知道是什么版本的)。可怜的意大利哥们 车上还把心爱的IPOD给丢了,哥们说其实没什么,就是一路没了音乐,哎,不知道他心里真正的想法是什么呢。这个意大利人很喜欢中国,在中国呆了5个月, 然后到东南亚晃了3个月,这次又返回中国了,会说一些简单的国语,就想去西藏,但他说现在政府还没有开放给外国人。

车过边境,路况变好,而且偶终于买到了心爱的中南海,哎,想起缅甸那位老华侨的话--是中国烟就抽,不是就算了。还是中南海好抽,而且便宜。英国哥们说英 国人抽烟的越来越少,不是人们自觉,是因为烟太贵了,一包基本都要10多美金以上,知道中南海不到1美金很惊讶。路况是好了,可是每到停车点,发现车子都 要提前下高速,停进一个偏僻的用餐店,价格奇贵,菜量奇少,服务态度奇差,吃完饭然后再入高速。即便是如此,车子竟然在第三天(080529)凌晨2点的 时候,抵达昆明!不明白是怎么开的或者时间是怎么算的,上车的时候都说是33小时,也就是080529早上6点左右到达,结果居然还提前了。这大半夜的到 站不是什么好事,我原本是计划早上到昆明,直接去火车站买当天的车票回北京。凌晨2点到达,又让计划有了变化。

先是陪两个外国朋友去找旅馆,这个时候到站他们也晕,不知道上哪里找旅馆,于是背着大包小包,沿街走,找了一家营业中的旅社,60元的标准间,看着样子还 不错,他们就住下了。然后告别,我已决定直接去昆明机场,耗到5点半然后买早上的班机,飞,不坐了。昆明机场早上5点半开张,顺利买到国航4折机票,8点 5分飞。机场山竹40块钱两斤,咽了咽口水,开始怀念曼谷4元人民币两斤的山竹的滋味。 北京,偶回来了(080528午12点)。

【全程结束】

【最终路线走向图,和原计划路线有不少出入】

2008.05.20-23 血拼曼谷

再次回到曼谷,显然这是最后一次逗留,所以任务也有所不同,基本上所有时间都交付给了各大购物中心大小市场和小摊。

早餐特意又在Rambuttri Inn楼下的咖啡馆解决,就为了和两位缅甸朋友打个招呼。他们听到我真的去了,很兴奋,问了不少东西,我当然是回答现在好多了。他们也很高兴,说中国地震 的事情他们也看新闻了,觉得很难过,说中国政府好样的,说缅甸政府欠揍(此处用肢体语言代替)。

用过早餐,开始搬家,正式告别高山路。打车直奔暹罗广场,今天居然路况还不错,没怎么堵就进入目的地,一条叫Kasem San 1的小巷子,隔着空中城铁在MBK对面,一个闹市心脏中的隐身之地,干净,安静。比较了几家GH之后,最终选择了Wendy House,1000猪一夜,该有的都有,免费早餐,一层有网吧,收费WIFI。就像LP所说,房间是巷子里最整洁的,服务也很好。巷子口有一家中国旅 店,价格比wendy便宜,看上去也不错,但我没进去看(几天下来,发现住在这家中国旅店的老外基本都带女孩回酒店过夜,对,就是鸡嘛)。

搬完家,曼谷最后几日的疯狂之旅正式拉开了帷幕!以SIAM城铁站为中心,四周附近分布着各大购物广场,SIAM DISCOVER、SIAM CENTER、SIAM PARAGON、CENTRAL WORLD PLAZA、CENTRAL、MBK、SIAM SQUAR等等,从20号到23号,大大小小被我逛了个遍,个别的是深度逛法,象 SIAM DISCOVER、SIAM CENTER和SIAM PARAGON,基本每天都不只进出两次,也是因为太近了,出门走两步就是。而且大热天的,还有什么比流连在凉气嗖嗖的超级大卖场更舒服的了?几天下来, 代价显然是高昂的……。进了两家Tim Topsom,脚步基本有点挪不动。泰国中产阶级女性的钟爱品牌AIIZ,逛了一下看着好像也不错……都是女人喜欢的东西,汗一个,你们买了么? 当然,想亏待自己,那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

值得一提的是Naraya在CENTRAL WORLD PLAZA的店面,场面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看上去,和听上去,整个店里基本都是说华语的人,也有说广东话的,那不叫买东西,看模样都是来搞批发的,我大概 的观察了一下,好像没看见买少于十件的人!什么时候能开一个店生意火爆如此啊……Naraya包,俗称曼谷包,也称空姐包(据说是因为最早将它发 扬光大的是一群日本空姐),质地以泰国丝绸和棉料为主,关键是价格公道,从超大型背包到手机套,应有尽有,做工精致,色泽饱满性感,是众多台湾香港女性到 泰国势必血拼之物。

【这里是核心血拼之地】

【我们是相亲相爱一家人】

【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空中列车】

【路人甲乙丙丁】

【暹罗三人组】

【哟,哥们好像你很不服啊?】

【NARAYA的门店,手抖了】

【几步远就是JIM THOMPSON】

【THIS IS AIIZ】

【相当害人的广告牌】

每天傍晚时刻必下一场大雨,后来已经掌握了规律。在大雨降临之前,结束逛街,返回酒店,然后吃晚饭,下雨,吃完饭过一会,雨差不多就停,然后出门,开始曼 谷夜生活漫游。只有一天人算不如天算,差几步没算好,被彻底淋了个透,索性在巷子口卖烤串的小摊,顶着风声雨声搞定了10串烤虾和十串烤鱿鱼,当晚差点没 爆肚子!

每天雨点停止之后,逛逛曼谷色影迷离的夜街是很有意思的。很喜欢一个叫Holywood的地方,没什么事先的情报,就是上了出租车,让他随便找个当地人去 玩的地方,不要游客扎堆的地方,于是就被拉到了这个地方,全名好像叫Holywood Award?别问我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也不记得了。下车的时候,司机告诉我这里门票1000猪,吓我一条,不会是什么黑店吧?硬着头皮进门,结果门 票才400猪,而且含两瓶啤酒(从喜力到大象随便你选),其实并不贵,喝光了再买的话,啤酒是150猪一瓶,其他酒不知道,但看着开大炮的人也不少。美女 如云,清一色的青春靓丽活力四射性感纯正泰国小辣椒,美女分在台上表演的和台下来玩的两种,别误会,这里不是人肉市场。基本上,11点半以前,是Live Show,有乐队,音响效果不错,但歌声你就很难听清楚,11点半以后,DJ登场,音乐以HIPHOP为止,动不动来段House。大场,大舞台,这是我 走南闯北以来进过的一个最健康最阳春的夜场了,因为,丫居然全场禁烟!空气新鲜无比,所有抽烟的人士只能步出大门口,或躲在洗手间一个角落里冒两下。

但,当你换一个方向,坐城铁到NANA站下,周围随便溜达一下,就是另一种景象了。在Sukhumvit数不明白的小巷子里,无数的酒吧咖啡吧,一直到 Asok附近,你会发现曼谷之所以是曼谷的另一个原因。在Siam站旁边,在声色犬马的Thainily Plaza,有一家叫“有马温泉”的按摩店,值得推荐,400猪两个小时,传统泰式按摩(当然非情色),记得选一个体型别太健硕的大妈,如果你不想竖着进 去横着出来的话,但横着出来也是浑身酥爽。

22号,良知突然醒觉,发现如果曼谷再呆下去,恐怕回家的可能就会落空。因为我发现好像各大购物中心的不少同志都有点认识我了,退税单越来越多,这好像是 个游戏,买得越多,退得越多,然后就买得越多!终于在这天夜里,经过一场很不成熟的思考之后,立刻上网订下24号飞朗勃拉邦的机票。

在各大商场买东西的同学,如果是走机场离开,切记办理VAT REFOUND,百分之七的退税,积少还是会成多的。

记录这几日的几段对白,当个花絮给同学们:

(某日,Wendy House楼下,遇几位台湾女同胞)

女:你从哪里来?
我:中国,你们不是吗?
女:我们台湾的。
我:哦,对,台湾,好大的国家哦。

(对话嘎然终止)

(某日,在Siam Paragon喷泉广场长椅上,遇若干新加坡男女)

我:你们是华人吧?
新:不是啊,我们从新加坡来。
我:哦,“你好”用新加坡话怎么讲?
新:就是”你好“啊。
我:这是华语啊。
新:新加坡主要说华语,和英语。
我:哦,你们新加坡人真省事。

(无语,各自扭头看喷泉)

可不可以不哭?

结束缅甸之行,早上泰国时间10点多回到了曼谷。

高山路地区还是老样子,不过人好像少了一些,是不是淡季真的到来?傍晚的时候遇上国王(或者是皇后)到高山路对面的女王宫,当然不知道是干什么。提前若干时间就有很多警察在周围站岗,但一点都不森严,直到国王的豪华车队到达前,道路也没有封闭和管制,公车出租车三轮车照样呼啸而过,有点意外。围观的人不少,维持秩序的警察示意人们不要拍照,不过看起来也只是示意而已,拍照的大有人在,有的还闪光闪个不停,最后发现迎接的人当中一个好像官员模样的男人,也从口袋里掏出相机一阵拍。车队到达,好像只看见了皇后,人们发出我听不懂的呼叫,双手合十,我想一定是好意。很不好意思,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见皇后,所以在人群中站了近一个小时,照片没拍,因为她下车的时候确实是不可以拍照的。

【皇家卫队里唯一让我感兴趣的豪华BMW车队】

【围观】

【抬头,让人窒息的天色,太漂亮了】

明天想搬到城铁沿线住,大概就是市中心,出行方便一些,而且对高山路周遭也有点疲劳,而且准备买些东西,而且不想在高山路买。

缅甸之行就这么短暂的结束了,现在身在繁华的曼谷还有点不适应。空间距离如此短,两个世界的差异却是如此悬殊,真是感叹某某的造化。

缅甸没有人们想象中危险,只是这个时候去旅行很艰难(正常时期本来也不轻松),而且好像不合时宜,我想这大概是我提前离开的一个原因。

仰光的恢复看起来还可以,但停电停水的地区还是很多(入住的旅馆间歇性发作),清理残迹的多数是军队与和尚,人们的生活还在继续(不然还能怎么样)。

南方是去不了的,一是不准去,二是不敢去,因为疫情已经在蔓延。
北方基本没有问题,但现在是雨季,除了仰光和曼德拉之间直达车的道路之外,其他道路路况都很差,所以随便去一个地方,时间基本都在10小时以上,很煎熬。

我只停留了仰光和曼德拉两个地方,其他地方阴差阳错的都取消了,但没有什么遗憾之感,缅甸给我很微妙的感觉,不能说不喜欢,但更不能说喜欢。这好像是一个被遗忘了很久的地方,如果有一部电影是关于人类文明前或者文明毁灭后,我想缅甸是个很好的现成布景。有一种深刻不需要赏心悦目,有一种本能叫回避,于是我的旅行多了很多刻意的回避。

显然很多普通人,还没有学会现代社会里某些东西(比如越南人很精通的),但如果这是用生存的艰难和代价换来的,你会觉得开心么?你会祈求他们保持这种状态不要改变以供观光客的猎奇之旅么?西方人把仰光称作“东方公园”,老实说我不是很懂这种称呼。

带进去的手机卡是无法使用的,开机直接显示“限制服务”,你可以租一张本地卡,但不能买。互联网经过测试,正常的时候速度还可以,只是正常的情况太稀缺,很多网站需要“穿墙”技术(这个在我们的伟大祖国也是常事,不过缅甸的墙更厚一些),基本上你的耐心不足以支持你发完一个邮件,但我还是挣扎着--大致看完了关于地震的消息,在地震发生24小时之后。

四川地震的消息,是一个芬兰人问我,我才知道的。从那刻之后,旅途的心情就有点变味,而且显然是无法联系上任何人的,这大概是提前结束缅甸行的另一个原因。今天返回曼谷,终于和在四川或与四川有关系的若干朋友联系上,上帝保佑,都没事,没事就好。但也许他们以为我根本就忘记了他们,事发这么多天才“想起”来问,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没事就好,重要的是希望发现没事的人越来越多…

举国默哀的时候我在看着新浪的黑色页面发呆,听不到车船齐鸣的笛声,因为离得太远了。老婆说他们全楼的人在楼下默哀的时候,不少人都哭了,我想人们是有理由哭的,他们不是为了别人而哭,是为了自己,他们发现,原来失去是一件这么容易的事,他们发现,为了不失去自己,我们是多么的需要一些事情来感动自己。如果这件事能让人们学会敬畏,学会珍惜,学会清醒,也许付出的代价可以少一些。只是,我还是得说出我的感受--我不是很相信你们的眼泪。

看泰坦尼克号的时候你们会哭,看集结号的时候你们会哭,看士兵突击的时候你们会哭…哭,难道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电视、报纸、网络,营造出来的氛围你不觉得和一部大片的气氛很相似?直到你亲眼看见国旗真的降了一半,直到你亲耳听到穿透整个世界车船笛鸣,你终于相信,原来这次你哭的不是电影里的伤感情节,原来它是真的。这么说是不是有点残酷?但事实就是如此,真正悲伤的人是哭不出来的,象那个所有亲人都失去了还在用工作来掩饰自己的女警察,她不会哭,她只希望别再想起。可是你们也看到听到,她身边那个人性泯灭的记者,用一种何等残酷的方式,一再的去撕扯一颗濒临崩溃的心灵,不将她击倒誓不罢休。在发了很久的呆之后,我只想说,收起你们廉价的泪水吧,别人的悲痛并不是令你高尚的通行证,我相信,那些苦难中的人们,需要的并不是您的泪水--没被砸死,却被淹死!

可不可以不看那些已经救出多少人的消息?可不可以问问还有多少人没有救出?可不可以问问为什么很多救出来的人又死了?可不可以不再说那些官员的好话,他们在做他们本该做的事,可不可以问问他们还有哪些做得不够?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以为一个不贪污的官员就是一个好官员,却忘了其实一个植物人也是不会贪污的。可不可以问问那些现场的政府人员都尽心尽责了吗,可不可以来一个记者监督一下他们,可不可以让那些无知的记者别再去打扰救援队和灾民?可不可以问问那些捐来的钱和物都在哪里?敬爱的主席和总理不在场的时候,谁能确保没有渎职的发生?你们追求民主、透明和公平,所以可不可以不强求别人去捐款和应该捐多少,可不可以不认为不捐款就是人神共弃?可不可以别认为所有新闻都是真的,一个说惯谎言的人突然告诉你他这次句句都是实话,接受起来多少需要个过程。可不可以多放几个救援队进来,而请多一些记者离开?到底是谁造成更多的不便和麻烦和添乱?我们需要的到底是头版头条还是多拯救几个人头?我相信军队里那些年轻的士兵是拥有足够的勇气和使命的,在使唤他们的时候可不可以不鼓吹以生命换生命?可不可以让那些什么事都没做却成了灾民的“志愿者”离开?那些电视台主持可不可以整理好情绪再上节目,在被窝里哭会比在镜头前哭好得多。

在我们相信国家机器是我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工具的时候,可不可以不哭,泪水多数会蒙住你明亮的双眼,会让你看不见那些运转中的暗角和死角,而就像你们知道的,这些暗角和死角并不是贪污了多少钱,而是成千上万的生命……睁开你们的双眼吧,你一闭眼,也许很多人从此就没有了光明…

上帝保佑,在未来某天,希望不会出现这样的头版标题--《抢险救灾取得圆满胜利》!有何胜利可言,挺住就意味着一切。

很抱歉,如果这些言语伤到你们,也只能是说抱歉了。
而且我并不在乎。

明天继续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