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是逼出来的

幽默不断。

说昨天深圳街头有个和尚卖艺,来了几个城管,严辞让他离开,和尚不理睬。城管于是招呼来一帮人,准备武力驱赶。这时和尚大声说我是中国人,深圳也是中国的地方,我有权利呆着这里,你们要动武我不怕你们。随着话音未落,和尚空手把一块砖头劈断。城管头一看,当时说,有话好好说嘛,要讲道理嘛,出家人不要随便喊打喊杀的

内蒙古那位女检查长的事进展如何了?豪车是朋友的,牌照是临时的,挂O牌是为了招待朋友的,老公是开Q7的,网民是诽谤的。总是这样,连说辞都几百年一成不变,可见结果也不可能有什么变化,该落马自然是要落马的。想起久远的一句话—–权力容易滋生腐败,绝对权力绝对滋生腐败。但凡这样的事,选择相信不明真相的网友是正确的。但也有例外,例如赵老师就依然挺清白挺紧的得瑟着。

阜新之前有个大官员受贿被搞掉,被问都谁送你钱了。答,都谁送过钱我都不记得了,但谁没送我都记得。任志强说年轻人30岁前不该买房,这么多年轻人买房就是因为房价太低了。吉林一老太太拿跟木棍准备和保利集团叫板,让人悲伤。那位被放逐在日本机场的中国人如何了?中石化关于成品油出口和内销价格差异化的解释,兄弟,我们就是不想减价,这是国家规定的,你质疑个鸡巴,你要颠覆政权吗?

有个女网友说了句名言—-人,都是逼出来的。

误会

误会,就是那种永远不会消解的的东西,一个误会必然会带出另一个更大的误会,更大的误会随后会生出一个更更大的误会,照此类推。你越早明白这点,就会越早升天成仙。

误会,就是你总以为你是那个你想象出来的人,而事实上你不是。明知道这点,还到处强调你就是那样的人,这就是虚伪,虚伪和误会有点关系。

误会,就是你以为你骂了“当代艺术学院”,你就成了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睿智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就像四川地震那年头,人们痛骂某跑跑,宣称倘若换成自己身处当时情景,一定不会先跑,一定会先如何如何。这是一种低级的误会,没有经过考验,你说的话跟我放的某个屁性质差不多。 Continue reading

唠唠叨叨

这几天混混碌碌的,一直克制着自己无病呻吟的冲动。我早就发现自己有个特点,果真有病的时候是不会呻吟的,倒不是有多坚强,只是觉得呻吟确实解决不了多少实际问题。最近感冒的人很多,认识的人里也有很多,专家说目前感冒的人群里多数属于甲流,可以死,但不一定必死。我还是相信命又天定,得瑟和不得瑟都不影响什么,所以该歌舞升平该醉生梦死该如何还是如何,死不难,但也并非很容易。

身边有很多文章写得很长的人,多数要么是没弄清楚到底想说什么,要么就是对自己要说的东西信心不足,所以东一坨,西一堆,搞的什么东东嘛。所以为了显示我是一个多么清醒的人,我要保持文章的短小和精悍,必要的时候要写诗。对吧,写诗,我这么牛逼的一个诗人,虽然我如此的不著名,但不著名和牛逼向来就没什么必然联系。我不清楚别人自慰的方式如何,反正我通常都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Continue reading

唠叨

有人总批评我做事不正经,写字也不正经,好吧,那我就正经的写字给你看。其实有件事情你不知道,我所做过的所有不正经的事,态度都是很正经的。

《超人特工队》看完英文原版配音后,一定要看看中文配音的版本,老牛逼了。《星际迷航》买不到一个好的版本,有点郁闷。前天夜里《世界末日》公映了,离得太远离得太远,今天天有人想去看吗,礼拜二半价。

狐在博客里留言“为什么要讲道理?老子说了,道,是不能讲的。”跟讲道理的人是不需要讲道理的,跟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是没道理的,为什么这么浅浅的道理我总是忽略了呢?果真是人之初,性本贱。

一大清早收到一个莫名的信息“同志们,我们分手了,通知一下各位”,号码薄里没有显示这个号码,于是回复了一个“你谁?”,马上电话打过来了—-我靠,你把我电话号码删了吧?我说有可能啊,我手机内存不够,超过1个月没联系的人基本就腾地了。在我手机里保存得最牢固的都是“送水”“外卖”“机票预定”等等功能性的号码。后来我说,你丫分手了也不用通知政治局常委吧,收到回复–“我的意思是本姑娘现在有档期了,欢迎来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