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2009年8月2日,拉萨

8:00   起床,招待所的早餐。

等待哲蚌寺一活佛,老边的朋友来,一起去布达拉宫、色拉寺。

布达拉宫去了多次,第一次逛得如此仔细,而且没买票。用关系疏通关系这种事,我们一般都是骂别人,不骂自己。

全程武警,荷枪,不知是否实弹。路人见惯不怪。

晚上回招待所,和军区的大小干部饭局,免不了一场“讲究”的喝。

听来的—原来,阿里地区的狮泉河、班公措等地域都是印属地区,还有藏南大片领域,原也是印属地区,后被我光荣解放军逐个拿下,而且逐步渗透。看得见的步伐是打通中国通往中亚、南亚的陆上通道,这据说是必须的。

所以,你可以理解为何印度对中国的态度是那么的纠结。边境一直是剑拔弩张,小对抗,小碰撞每日都在发生。

人,就得往死里掐。

今天决定了要去阿里转山(冈仁波齐),大师很想随行,考虑到路途和大师身体各种可能性,婉拒了。

图片: Continue reading

计划

清早起来,阳光射进门口,灰尘显然在舞蹈,我吹口气,它还能腾出条通道。现在太阳转向了另一个方向,尘埃有没有落定我不清楚,只是看不到了。趁热打铁,我把博客后台程序升了级,现在是测试版本。凡是测试的东西都是不稳定的,凡是不稳定的东西都是我喜欢的。不知道你们喜欢不喜欢,可能你们不太喜欢折腾,尤其是瞎折腾。但是我确实是抑制不住,好吧,我承认自己有病。我想起很多年前打动我的几句话,我还记得—“我们病了,缩在一个病态的城市,彼此孤独,相互温暖。”那时候我说出来,被别人骂矫情,现在说出来,自己也觉得矫情,但矫情又如何呢,整个生命就是矫情的,不然早去死了。

过去有个姓杜的说一个姓白的—“狂歌痛饮空度日”,听的我满心荡漾。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受过一些人或书籍影响,我也是,只是影响到什么程度现在还是个谜。过去的句子很多,我只记住了这句,显然我的大脑里有一个非我所控的过滤系统,它如何运作我显然是不知道的,它只提供结果,不公布过程。所以我是先成了这样的人,才喜欢这样的诗歌,还是因为我向往这样的生命,所以念念不忘这样的诗歌,在这件事情上我是一个彻底的不明真相的人。狂歌这部分,基本没狂起来,痛饮这部分,也太不胜酒力了,最后空度日这部分,成了精髓,嗯,我就擅长这个。 Continue reading

D4~D5.2009年7月31、8月1日,格尔木-拉萨

8:00   早餐,天气凉。

8:40   出发,109国道,距离拉萨1145公里。沿途昆仑山,戈壁滩,苍茫。

12:16   昆仑山口前,路很烂。停留昆仑山道观,拣石头。08年奥运某块吉祥玉石据说在此采集。这里有王母娘娘、王母瑶池传说。小雨,夹小雪。

13:10   昆仑山口,撒欢,和撒尿。

14:03   不冻泉的泉水很清澈,很冰冷。兵哥在做饭,不肯拍照。

14:26   路上有土堆挡路,不愿意下戈壁滩,下车铲土开路。很累。

14:43   过五道梁。有民谣:一上五道梁,忘了爹和娘。我依然没反应。 Continue reading

D3.2009年7月30日,西宁-格尔木

7:00   去西宁机场接人。(我和小黄从北京驾车到西宁,另两人今天从北京直飞西宁,会合。)

温度零上17度,阴天,小雨,路线是走唐番古道还是走青藏线直入还没定。

10:40   飞机晚点。接到人回西宁吃午饭,同时决定走青藏线,一因为他们的时间,二因为X5估计经受不住古道的考验。

14:47   格尔木方向。又见青海湖、油菜花。还是阴天,间歇性小雨,温度12度。

17:53   距离格尔木400公里。小黄初次进藏,对一路景色大呼小叫,浑身痉挛。(激动会带来恶果,在后面路程很快就出现。)我有点麻木。 Continue reading

D2.2009年7月29日,西安-定西-兰州-西宁

9:00   在酒店吃早餐,吃多了。

10:00   到高新区4S店给车做保养,一边等一边休息,睡了一觉,被按摩椅折磨。

11:00   找了好几家加油站都没有97#汽油,终于找到一家,把3个备用邮箱都加满。

11:00   出发。有两条路线,经宝鸡或经甘肃平凉定西,决定走平凉方向,地图上看距离近一些。离开西安有一条高速GPS上不显示,匿名。走了100多公里,然后上了G312国道,路况时好时坏,全程修路,宝马变瘸马。小黄不吃不喝,只顾开车,他头次进藏,说不好是兴奋还是紧张。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