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

嗯,是这样的,你太唠叨,有人会问你—哥们你咋了?你几天不唠叨,也会有人关心你—哥们你又咋了?有人惦记是好事,有时候你需要某人,有时候你会被某人需要,生命就是由不断的需要和被需要交织而成,直到最后的最后,你才知道,没人需要你,你也不需要任何人。   冯爷从西藏下来了,活着,喇嘛发型,兴奋如处子,真替他高兴,他说还没准备为西藏写字,因为拉萨是无法写的,貌似我理解。   张萍在拉萨,那年,我问她,你为什么呆这么久不离开拉萨,她想半天,说拉萨太高了,我下不去。我好像也理解。   其实我什么都不理解,有些地方,你要到达才能抵达,有些人,你要相遇你才见到,在这之前,你可以打一辈子擦边球,你永远进不了洞。   明年,我们计划几辆破车,几个鸟人,杀赴拉萨。你可以提前报名入团了,座位有限。   嗯,你也知道的,所有提前超过3天的计划,都是不靠谱的。扎西得勒,的意思是,扎死你得了。

不顺眼

我取消了DICK和得瑟兄的发布权限,嗯,就这样。狐跟我苟合了多年,苟合出痔疮来了,镂哥哥贱到令我心颤,春情荡漾,所以他们喷什么水我看着都湿润。但你们还需要跟我磨合,我太轻浮了。

这傻逼的世界,充满着我这样的傻逼,看什么都不顺眼,我不光是看你们不顺眼,我看自己也不顺眼,我看我做的任何事情都不顺眼,我干的事情都是荒唐的。可是,昨天居然有个姑娘跟我说,她之所以喜欢我,是因为我的荒唐。我操,所以我就取消了你们丫的发布权限。然后我给她回了条信息,我早就知道是这样,我就是被你们拱上去的,就是为了被你们喜欢,所以我荒唐了一辈子。 Continue reading

何处才是你丫家

我到北京了,年前年后去了两个地方,三亚和鼓浪屿。没计划,不考虑时间。

去三亚是看朋友,全程属于被安排。几天时间,除了吃基本都在看楼,几千万一套的楼,我一辈子大概可以奋斗出其中的一头马桶。天涯海角去了,爱情和黑石头的 关系,我还是搞不明白。在人海中杀出一条血路,站到一块黑石面前咔嚓一下,就能天长地久了?当然我有点偏激,因为我是一个人逛天涯海角的,三轮出租司机都 说—-哈哈,你一个人去天涯海角啊,好凄惨啊……但下车时我也没少给丫钱!十年前到过一次三亚,记得进过一个庙,叫“不三不四庙”,但想不起 来在什么地方。其实对这个名字印象挺深的,以至于我觉得三亚就是一个不三不四的地方。我来得也不三不四,就是朋友的一通电话,正赶上我深度无聊深刻怀疑人生那几 天,所以一张5折票就荡去了。这次在三亚不会有任何关于旅行的建议,因为连旅馆都没住过,几天都住在朋友的家里,丫一年也就住数得出来的几天。所以三亚有多便宜有多贵哪里好玩哪里艳遇指数高,别问我,真的不知道,我连五指山都没去。但如果你想知道三亚哪里楼贵,我大概能告诉你。还有,三亚的很多东西,貌似和三亚人民都没啥关系,这也是我觉得不三不四的一个原因。到处都有“国际旅游城”的大牌子,据说这是国家战略,国家战略就是国家站起来人民就可以被忽略了。

然后到鼓浪屿,这个是纯粹的旅行,住国际青年旅舍,没换过地方,阳光璀璨了几天。从大年二九到大年初三,天再没有晴过,风潇潇雨绵绵,没有离开过鼓浪屿, 厦门市区就在5分钟轮渡航程外,没逛过。海鲜是要吃的,要吃就去对岸中山路市场买,带回鼓浪屿找饭馆加工,也可以在青旅自己操办,收点钱,能吃爽喝好。沿海边一直走,绕鼓浪屿一周大约2小时,小跑都不用。潘小莲的芒果酸奶和芒果馅饼,赵小姐的烧鲜草和凤梨酥,在驴友间都很够名气,都试了,味道都不错。 Babycat的馅饼和张三疯的奶茶,都没试。马拉桑的芒果饮品不错,老板是台湾原住民。还有花生汤、海蛎煎、鱼丸汤等一干小吃,都挨个吃遍,都在龙头路 上,那也有麦当劳和啃德鸡,还有糠师傅私房面。 Continue reading

遗忘角

据说世界上有个角落

人们来到这里,喝了这里的酒

就会忘记所有你愿意忘记的事

我远道而来,一切遵从传说中的仪式

大口吃菜,开怀喝酒

最后发现忘了自己,而这好像不是我愿意的

所以世间传闻,只能信一半